單純講被搭訕的事情,大概沒什麼特別的意義,
倒不如來學個英文用法好了...

搭訕=>「to strike up a conversation with somebody」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6月29日 下午13:37的電聯車從內灣出發...目的地:新竹

當我坐著電車往新竹的方向時,其實發現這段風景還不錯,
但另外也擔心著等等該怎麼坐回中壢...

因為本來打算是到新竹以後,可以去找孟緯跟阿發,
可是一方面因為孟緯臨時被老闆找去,
而我又因為手上帶著兩包行李,覺得實在很不方便去哪兒,
所以就決定先回中壢放行李,放完後再坐到新竹赴晚上的飯局。
(感謝孟緯、阿發,還有在中壢等我的仲軒跟哲安哥哥)

當我搭電聯車到新竹火車站的第二月台下車以後,
因為跟仲軒講好是我坐到楊梅時跟他們聯絡,
於是一下車,我就喃喃自語地說:「唉唷...到楊梅是哪一個月台?」

身後突然有一個聲音說:「是第一月台。」
我嚇了一跳,那是一位穿著藍色襯衫及西裝褲打扮的先生,
我嚇到,但也是很有禮貌地跟他說了聲謝謝。

接著我走地下道往第一月台,他應該也是要到第一月台搭車,
由於我手上帶著行李,走路實在是有點緩慢,
他似乎有等我的意味,把腳步放慢了等我,
我自己也是很害怕在這時候因為兩包行李而摔跤,特別小心。

上到了第一月台,
他問我要到哪兒,我說我要到中壢,他說他要到桃園,
他問我買票了沒有,我說要到中壢的還沒,
我當時的想法是走到出口,然後再到窗口買票,這時已經沒理那個人了,
我本來已經走到出口時,遲疑了一下子,
突然這個人又出現在身邊,並且開口說,
「你可以出去買票再進來,或者是直接上車,然後到中壢補票」
我問:「這兩者差別在哪兒?」
他說:「補票的會比較貴...」
我看了一下第一月台當時靠站的自強號,
又自言自語說:「不知道這班有沒有到中壢?」
這個人很給面子的說:「有。」
我回他:「喔」接著我就在車門關上的前一刻上了車。

嗯嗯... 這位好心的先生也恰巧上了這班車,
如果說我是車門關上的前一刻上車,
他大概是車門關上的前半刻吧...

我們在車廂與車廂間站立著,
我好不容易放下了行李,稍稍喘息了一會兒,
這位先生又開始說話了。

「你是中壢人,還是去中壢玩?」
「喔,我在中壢唸書。」
「你念中央唷」
「中壢還有別的學校阿,怎麼會知道是中央」
「中央比較好吧。」
「嗯嗯 還好啦」

我看著窗外,有點擔心這班要往花蓮的自強號不會在中壢靠站。

「你帶很多行李唷,去哪兒玩」
「沒有 只是剛從內灣到新竹,然後要回學校」
「你們不是放暑假了?」
「是阿 不過我們暑假還是要實習?」
「實習?你念大學什麼系阿?也要實習?」又一個認為我是大學部的人 @@
「嗯嗯 我已經是研究生了」
「喔... 是唷,那是要到哪兒實習?」
「還沒有完全確定,不過下星期要到杜邦去面試。」我真不應該講的...
「杜邦...」呵呵...這位先生笑了一下又說:
「喔 早一點的話,我就可以幫你說說話了。」
我有點訝異的問,該不會剛好是杜邦的人吧?!
「是唷...?」
「因為杜邦是我們的客戶阿」他邊說邊從他的小提袋中拿出他的名片。
「喔... 你在台鹽工作,杜邦為什麼會是你們的客戶阿?」
「嗯嗯 他們也要用工業用鹽阿」
「喔...」

我開始覺得車廂間的空氣太悶熱了,有點想往車廂裡面走,可是人又很多。

「你覺得熱,可以進去裡面」
「...................」



「當學生不錯阿,可以趁放暑假的時候去玩,中央不錯阿,
我同學以前也念中央,我們以前都會去那邊玩」
「嗯嗯...」



「你有去過日月潭或墾丁嗎?」
「嗯嗯 都有去過」
「我對這兩邊都很熟,而且我去玩都可以打折」
「為什麼可以打折?」我好奇了..
「喔 因為我爸有朋友住在風景區裡面,我們去玩,只要說是去找他們
就可以直接進去,墾丁也是阿,去玩都可以打折...」
「喔 這樣很好阿。」


「你什麼時候開始實習阿?」
「喔 不一定耶,還沒面試」
「你是在哪個部門實習?」
「人資」
「喔.. 人事部門唷」沒概念的傢伙,人資跟人事是不等同的呴..=.=


我實在是越來越覺得這個好心的人問一堆問題,真的是不想回答他,
看著窗外的景物一直變化,我真期望中壢快點到。

後來廣播說了「中壢站快到了,下車的旅客請準備下車」
我提起我的行李,準備下車,只是下車的門是在我站著的另一邊,
也就是那位先生站著的那一邊,然後,這位先生又開口了。

「應該是工作的緣故,我搭車時都會跟別人家留下電話,
這樣吧,你給我你的電話吧」他伸手作勢要跟我要電話。

我尷尬地笑了一下,我手上還有他的名片,
我說:「我有你的名片阿,我再跟你聯絡好了。」
他居然回我說:「當然不好」
接著他從他的小提袋中拿出一本小筆記本和筆,
「你給我你的電話。」
門已經開了,他擋在門口,似乎我不給他電話我就沒辦法下車,
我真覺得害怕,趕緊試著走近那扇要打開的門。

還好,後方還有其他乘客要下車,
我就順著那個勢,趕緊下車,
頭也不回地直奔中壢火車站的出口,
並且狂打電話要仲軒跟哲安哥哥快點來載我。

心裡超害怕的,根本也不敢回頭去看,
深怕那個人窮追不捨,也跟著下車來要電話,
呼... 這是怎麼回事阿... 怎麼會遇到這種人。

跟哲安哥哥說了以後,
哲安還笑我說,有人搭訕還不錯阿,
只是這個比較恐怖罷了。

老師也說,應該直接回他說,
「台鹽的唷,你們台鹽董事長在我們學校唸書阿...」
呼呼... 對呴,應該要直接嗆回去的。

總之,真可怕就是了...

你們問我他長的帥不帥唷,
我可以直接跟你們說,
他長的不怎麼樣,我也忘記了他長什麼樣,
總之,我認識的你們都比他帥多了就是了。

甄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