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thusiasm of My Life
No Man Ever Yet Became Great by Imitation -Samuel Johnson

An Optimist Sees the Rose; A Pessimist the Thorn -Clarin Bnenos Aire

天放開束縛,不會為一朵雲飄過而失去湛藍的顏色,
湖敞開胸懷,不會為一片落葉而侷限清澈的透明度。

我呢?

我總是軟弱的哭了起來,
因為我總是做錯事,放錯心,
不知道該怎麼去彌補曾犯下的錯誤,
只能夠藉由不爭氣的眼淚,
懺悔,再懺悔...

我是真的很難過,
我寧願做錯事以後被罵,
也不希望是輕輕淡淡地帶過去...

那種滋味很不好受,
就好像是無聲的死刑。

就從這樣的世界裡死去...

甄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janejohn
  • 就好像自己殺死了自己<br />
    然後哀嚎遍野...<br />
    <br />
    最後是自己傷了自己,<br />
    也傷了別人.<br />
    <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