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裝了老早以前就說要裝的矯正螺絲,

又剛好碰到其他牙醫診所醫師的觀摩,

貝多芬張醫師在我嘴裡鑽了兩顆螺絲,

還牽上了兩條橡皮筋,

臉上罩上面罩,周圍圍著超多醫師,

整個流程結束以後,就好像展示品一樣,

讓其他醫師拿著口腔鏡在我嘴裡東看西看的。


其實這些都還好,

等我裝好矯正螺絲到新光三越去血拼時,

邊血拼邊感覺到麻藥漸退的痛覺,


怎麼把螺絲就剛好裝在我嘴裡的中央正上方,

每當我把嘴巴合上,舌頭正中央就感覺到螺絲,

這也讓我突然想到,那些裝舌環的人怎麼受得了,

怎麼受得了每次吃東西時,舌頭上都得閃開才行的不方便。


然後舌頭一往上頂,就有可能碰到螺絲及矯正器搭起的橡皮筋

雖然裝這麼遠,似乎真的是在拔河,要慢慢的把那顆往下長的牙推回去,

但這麼一搞,嘴裡的東西愈來愈多,真的還挺不習慣的 >"<


希望裝上螺絲以後,進度可以快一點,

我到現在可還沒換過線阿…

結果Anita比我晚裝,已經換過一次線了,

而且還是粉紅色的,品味的林醫師還真是新潮,

我也在期待我可以換什麼顏色,另外也期待換過線以後牙不會疼,

不過,一切就等真的換線了再說吧… 不知何年何月… @@

甄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